香港绝密999922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绝密999922 >

  • 杜聿明的夫人是“米脂婆姨” 当年在南京曾留下大闹总府轶闻
  •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2-08-04点击率:
  •   在淮海战场被俘的军高级将领杜聿明,是中国现代史上出名人物之一,随着一些史料介绍和影视作品传播,他的人生经历更加广为人知。

      在曾热播的电视连续剧《特赦·1959》中,杜聿明的戏份很多,而且剧中还出现了他夫人曹秀清的身影。

      曹秀清是陕北米脂人。人们都知道那句流传很广的俗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米脂所以出美女,据说和当地居民的白部鲜卑血统有关。鲜卑族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显赫一时,开创了北魏、后燕等朝代。由于陕北交通不便,人员流动性较差,保留了一些特殊的基因,使得米脂的婆姨跻身于四大美人之列。

      而三国第一武功名将、美男子吕布则是绥德人,他与米脂姑娘貂禅英雄爱美女的动人故事,更为“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平添了最好注释。

      她祖籍陕西米脂曹家沟,曹家沟如今归属子洲县。位于子洲县城双湖峪镇北十公里的一个黄土高原的沟壑里,村里居民基本都是曹姓。

      曹秀清的父亲曹万滋,在曹家沟有田产,后来迁居米脂县城,做小本生意,渐渐富裕,成了米脂颇有声望的商人。

      曹秀清生于1902年,即清光绪二十八年。自幼她聪明俊秀,父亲曹万滋对她疼爱有加,刚懂事就教她识字看书,后来又送她学习诗文绘画。

      曹万滋属于有胆略的商人,他经常带几十头骆驼上宁夏、闯内蒙、奔河套、走山西做生意。父亲这些经历,对曹秀清的成长影响很大,使她养成了胸怀开阔、落落大方、胆识过人的性格。

      1923年夏天,19岁的杜聿明听说家里给他安排了婚事,心里极为不满。他认为,没有任何感情的婚姻根本不行,也很痛恨这种封建陋俗。

      同样,女方的曹家千金曹秀清,也厌烦事事都被父母包办安排,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也想不通父母为何听信算命先生的“女大两岁,非显即贵”的鬼话。

      曹秀清抵抗不住家人的劝说。但作为一个有胆识的姑娘,她又有些好奇,想亲自看看家人给他安排的丈夫到底是个啥样人。

      在打听到杜聿明有喜爱下棋的爱好后,曹秀清叫上几个好姐妹,拿了棋子和一张小棋桌,冒然跑往杜家村村口摆了个棋摊,吆喝“十铜钱一盘棋局”。但来来往往的村民并没有几个前来凑热闹,唯独有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路过时停下了脚步。

      曹秀清便鼓起勇气询问这位青年,“下盘棋可否?”青年点头答应了。在闲谈中曹秀清问起这个青年的名字,他淡然的说,自己叫杜聿明。

      和棋过后,曹秀清便张罗着要走。杜聿明心中不服气,便说“不行,今天必须分个高下”。曹秀清却笑着说“明天再决一胜负也不迟,明天见”。说完拽起伙伴一溜烟跑了。

      第二天,两人果真都没迟到。杜聿明还拿来了家里烙好的饼子,递给曹秀清,并说“如果一会下棋的时候饿了,你就吃了吧”。曹秀清也将自己的水杯递给他,说渴了你可以喝一口解解渴···。

      后来曹秀清终于告诉杜聿明,自己就是他的结婚对象,杜聿明也才恍然大悟她为啥来杜家庄村口下棋,两人也高兴地走进了婚姻殿堂。

      在杜聿明支持下,曹秀清在米脂女子学校上两年学后,又到榆林女子师范学习读书。1924年5月,杜聿明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并且加入。而曹秀清清思想解放,追求进步,便在榆林加入了。

      1927年由于大革命失败,蒋介石“四一二”清党,曹秀清被清了出来。无奈之中,她带着三岁的大女儿辗转经上海到南京,找寻分别数年的丈夫团聚。

      随着宁汉合流,在内部日益高涨的反对独裁呼声下,蒋介石被迫宣布下野。国民政府改组以后,撤消了校阅委员会,先前在校阅委员会担任中校委员的杜聿明也随之失业,每月仅靠黄埔同学会发放的12块大洋维持生计。

      曹秀清一路艰辛,在简陋的栈房里见到了丈夫。然而,未等诉说离别之苦,杜聿明对着妻子就打了一耳光,恼怒地质问妻子:“你为什么要参加?”

      曹秀清被打懵了,但她并没有发作。毕竟自己比丈夫大两岁,便愠怒地回问:“我参加和你有什么相干?再说了,你们杜家也有参加的,而且是头面人物!”

      杜聿明楞在那里不再作声。他自己22岁弟弟杜聿德,的确是皖北苏维埃和当地红军的创建人、领导人之一,中共优秀党员,1928年4月壮烈牺牲。

      杜聿明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对待妻子,他双手抱住脑袋,懊悔地坐到床边,算是对曹秀清认了错。

      团聚后,一家人过了一段时间平静生活。后来张治中将军从欧美考察回国,杜聿明也重新回到军中。

      曹秀清则从此退居幕后,成为将军背后的女人。随杜聿明栉风沐雨,南征北战,料理家务。她和杜聿明育有三男三女,长女杜致礼,二女杜致义,三女杜致廉,长子杜致仁,次子杜致勇,三子杜致严。

      杜聿明官越当越大,夫荣妻贵,曹秀清却不忘本色。她和杜聿明同甘共苦,相濡以沫,还经常规劝丈夫,不要做伤天害理之事。

      1934年,家乡米脂籍员、诗人高敏夫被抓捕押解到南京。高敏夫的兄长高锦光找到时任国军25师副师长、南京交辎学校总队长的杜聿明求救。

      杜聿明和曹秀清秘密商议后,曹秀清出面热情接待了高锦光。夫妻俩暗中周旋,几次拜访在宪兵司令部当处长的杜聿明黄埔军校同学帮忙。终于将高敏夫保释出狱。

      杜聿明升任国军200师师长后,部队驻防湖南湘潭,曾办过一个家庭缝纫厂,曹秀清主动担任厂长,组织生产。杜聿明也经常到厂里去查看帮忙,还学会了缝纫手艺。

      杜聿明和曹秀清真情相爱,从清贫牵手到官至集团军司令,找不到他任何绯闻。但曹秀清风光的日子并不多,更多的是为丈夫担惊受怕。

      抗战时期,杜聿明因昆仑关大捷而名扬天下。1942年,又出任中国印缅远征军第五军军长,指挥同古会战,创下了中国军队抗日远征作战罕见的以少胜多模范战例。

      作为黄埔一期生,杜聿明智勇兼备,是不可多得的将才,而且对校长蒋介石绝对忠诚。1948年(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他服从蒋介石命令,救急出任徐州剿总中将副司令,结果在与解放军的决战中兵败被俘。

      淮海战役开打之时,曹秀清与家人住在上海。适逢杜聿明母亲七十岁寿辰,诸多军政要员送礼致贺,连蒋经国也代表父亲蒋介石送来三千美元礼金。但曹秀清都不为所动,主要为丈夫在前方的命运惴惴不安。

      消息传来的当天,曹秀清立即从上海赶到南京,强烈要求面见蒋介石。她带回来了蒋经国送去的三千美元礼金,要把钞票还给蒋介石,让蒋介石归还她的丈夫。

      据说她一路高喊“请总统答话,请总统答话!”,不顾一切冲进,但终被工作人员和卫兵挡住去路,被告知:“总统今日不办公···”曹秀清倒地而泣:“总统自己不办公,为啥要让我丈夫去打仗?我丈夫已经病得要死,你们还要他去卖命!”

      曹秀清欲见蒋介石而不得,只好买了当夜车票,凄惨地回到上海寓所。此时,她家中上有婆母,下有儿女,而顶梁柱却折了。

      曹秀清想把全家带回陕北,又想到陕北早已是的天下,不知能否有她一块容身之地?还想把全家带去香港躲避一段时日···。

      就在她犹豫不决时,谣传杜聿明己被处决。对蒋介石存有幻想、对存有畏惧的曹秀清,和当时的不少要员一样,选择去了台湾。

      到台湾定居的曹秀清,门庭冷落,生计艰难,靠杜聿明的老同事帮忙说情,她才勉强将子女安置进学校读书。蒋介石集团的官员造谣说:“杜聿明已经被杀了,要给他立忠烈神位。”这才给子女一点补助学费。

      1956年,杜聿明的长子杜致仁去美国哈佛大学读书,由于家庭无力拿出学费,不得不向台湾银行贷款。不料,在还差一年毕业时刻,银行却终止了贷款。杜致仁给母亲写信,说再有三千美元就可以毕业。曹秀清只好硬着皮头去向蒋介石写了借贷三千美元的报告,可是蒋介石签示只准借给一千美元,并且分两年支付。曹秀清无奈将拿到手的五百美元先寄给儿子。杜致仁接到汇款,大失所望,竟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而自尽。

      1957年,曹秀清婆母病逝。办丧事时,当局又对这一丧事给予很高的关注。原因是曹秀清的大女婿杨振宁得了诺贝尔奖,蒋介石想利用曹秀清,劝说杨振宁到台湾来效力。

      这时,曹秀清却想的是如何能离开台湾。于是她将计就计,向蒋介石表示:“我愿意劝杨振宁为台湾帮忙,但写一封信一时说不明白,我要到美国去一趟,看望我的女儿,当面提说。你如果不放心,可以派人和我一块去。”

      蒋介石将信将疑,让曹秀清取保,她请杜聿明在远征军期间的司令长官部参谋长、时任防部官员的萧毅肃做了担保。

      临行前,蒋介石和宋美龄又专门接见曹秀清。蒋介石说:“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得诺贝尔物理奖,为国争了光。李政道的母亲在台湾,杨振宁的父母都在上海。你这次到美国去,凭着岳母的关系,要争取杨振宁博士为效劳。”

      而曹秀清的打算,则是去美国看望女儿女婿,顺便打听丈夫杜聿明的消息。她不露声色回答说:“杨振宁没有到过台湾,台湾的情况他一点也不了解。我见到他后,一定向他好好介绍台湾的情况。台湾是个宝岛,物产丰富,环境优美,要他回来看看,为建设宝岛贡献力量。”蒋介石信以为真,笑着说:“很好、很好”。

      曹秀清到了美国,和杨振宁、杜致礼相遇后,毅然决定不再返回台湾。几年后,他通过女儿女婿帮助联系。不仅得知丈夫杜聿明还健在,而且已于1959年12月获得特赦。

      其实,在杜聿明被特赦的当月,便受到周恩来、陈毅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被接见的,还有和他一起首批获特赦的其他几位战犯以及伪满皇帝溥仪。

      会见开始,陈毅元帅用爽朗的四川话打破了沉寂:“各位现在都回来了!回到人民的怀抱,各位有什么打算呀?”

      “我请求政府分配我去工厂当工人!”末代皇帝溥仪抢先作了回答,他要由皇帝变成自食其力的公民。杜聿明则说:“我要求当农民。改造期间我们在秦城农场种果树,几十人当中就数我的嫁接技术好!”

      周恩来总理听到这里摆了摆手笑着说:“你们当工人也罢,当农民也罢。依我说,你们首要的打算应该是建立家庭。没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你们什么也当不了嘛···”

      随即,周总理扭头询问了邻座杨伯涛的家庭情况。这位原18军军长的妻子在湖南芷江老家务农,基于此,他要求回芷江与家人团聚。周恩来则表示希望杨伯涛留在北京工作,团聚的方法除了牛郎到织女那边去,还有织女到牛郎这里来。

      随即,周总理用明亮的目光看着杜聿明。杜聿明躲闪不过,却欲言又止。因为他的情况与杨伯涛不同。夫人曹秀清在美国的女儿那里,而眼下中美国并没有外交关系,解决起来很棘手。

      周总理已经看透了杜聿明的心思,便说:“家眷在海外的,一时团聚不了,可以通过各方面先联系联系。只要对方愿意回来,你们不好办的事情政府可以想办法嘛···”杜聿明感激地点了点头。

      这不久,杜聿明根据联络人给提供的情况,提笔给远在美国的妻子曹秀清写了一封信,希望她回到大陆,回到自己的身边来生活。

      信到了美国,曹秀清出于种种顾虑,没有立即答应,反而劝丈夫来美国团聚。但当她明白丈夫扎根大陆的决心后,便升起了回北京、与丈夫共度晚年念头。

      正在这时,在台湾的担保人萧毅肃频频来信,催她返回台湾。并说是你不回,他就不好交代。

      曹秀清回信告诉萧毅肃:“我到美国是蒋介石亲自批准的,请到国防部去查档案。”

      此期间,在台湾和美国有些不了解新中国情况、受了蒙蔽污蔑宣传的人,纷纷来劝曹秀清:“你对大陆的情况不了解,别操之过急,否则会悔之晚矣。”

      年轻时就很有主见的曹秀清想,丈夫杜聿明能在北京生活,自己为什么不能?他打定了主意,也得到女儿和女婿大力支持。

      相见后,曹秀清感慨万端,向杜聿明和他在全国政协工作的同事们讲述了她这十多年的艰难历程,由衷地感谢能使她夫妇团圆。

      回到北京的曹秀清和丈夫杜聿明生活得很愉快。1963年深秋,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接见了准备到大江南北参观的文史专员杜聿明,曹秀清也受到了接见。

      周总理握着她的手,满面春风地说:“欢迎你回国定居!”还转达了对她的问候,这让曹秀清十分感动。

      随后,她随杜聿明一块来到南京、无锡、苏州、上海、杭州、黄山、南昌、井冈山、韶山、长沙、汉口、西安、延安、洛阳、郑州等地参观访问,游览考察,对祖国的大好河山和领导人民取得的建设成就赞叹不已。

      1971年和1972年,女儿杜致礼夫妇两次来北京讲学、探亲,杜聿明、曹秀清夫妇接待了女儿和女婿。期间周恩来总理曾两次宴请他们。

      1973年杨振宁和杜致礼第三次到访北京,7月17日,毛主席亲切接见了杨振宁和杜致礼,并向杜聿明转达问候。他们对此深以为荣。杜聿明特意把把毛主席接见他女儿女婿的照片庄重地挂在客厅里。

      1981年5月,杜聿明因病去世。曹秀清怀着极度悲痛的心情为丈夫料理后事。女儿杜致礼、女婿杨振宁皆回国奔丧,可是其留在台湾的儿女却不能来送别父亲。尽管曹秀清做了种种努力,由于两岸阻隔的特定形势,也是徒劳无果。

      在台湾的儿女,只获准在台湾设立灵堂遥望祭奠。曹秀清为此深感哀伤和遗憾,多次以泪洗面。

      她时时记着杜聿明临终前留的遗嘱:“我死以后,你哪里也不要去,不要去美国,更不要去台湾,就在大陆定居。大陆虽没有儿女,但政府会照顾你的。待我不薄,我们不能忘恩负义···”

      曹秀清遵照丈夫的遗愿,继续留在国内定居。1982年6月,她终于在香港与生活在台湾的三个儿女见了面。这是母子分离了二十余个春秋后的第一次聚会。

      但曹秀清态度很坚决,表示不想违背丈夫的遗愿,宁可舍弃天伦之乐,也不离开生她育她的祖国大陆。

      1983年,曹秀清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年逾八旬的她仍积极参加有关活动,为祖国的和平统一事业贡献光和热,直到1984年5月病逝。